一介 / 待分類 / “辱罵男性”被舉報的楊笠,到底做錯了什么

分享

   

“辱罵男性”被舉報的楊笠,到底做錯了什么

2020-12-30  一介

    前幾天,關于楊笠的罵戰又上了微博熱搜榜首。

     

    沒錯,就是那個靠吐槽男人火出圈的脫口秀演員,楊笠。

    就算你沒有聽說過楊笠,也一定聽過最近特別火的金句:

    “男人,明明那么普通,卻可以那么自信”

     

    而在騰訊視頻舉辦的脫口秀反跨年演出上,楊笠又再開火:

    “男人還有底線呢?”

    “男人都是垃圾?!?/span>

    “男人確實有點問題”

    這幾句話被一些博主摘出來做成視頻,在微博上引起強烈爭議。

    這還不算,事件的爆發點是有網友直接把楊笠給舉報了,說她辱罵全體男性宣揚仇恨。

     

    途中姚晨加入罵戰,把話題再次頂上熱搜,輿論場亂成一鍋粥。

    這件事在微博激起非常嚴重的性別對立。一方認為楊笠說出了女性心聲,男性感覺被冒犯是因為被戳到痛點了;

    另一方覺得楊笠在故意挑起性別對立,說白了就是“打拳”。

    現在兩幫人互相攻伐,樂此不疲。

    當然也有不少理性的聲音,但都很快被掩蓋下去。

    到現在,楊笠就像特洛伊的海倫——一場圍繞她的戰爭,正越演越烈。

    回頭看看——楊笠到底說了啥?

    和微博上流傳的不同,原版足足有八分多鐘。

    前兩分鐘,她自嘲廣告接得太多,出賣了靈魂;

    中間一段是講關于自己的爭議,順帶又吐槽了男女關系;

    最后是一段升華,講的是她去摘除子宮內膜息肉時,遇到的是男醫生,卻不知不覺地達成了一種頗具詩意的和解。

    “那一刻是我今年感受最好的一刻,那個感覺就是我第一次,一個男人站在我面前,我躺在那兒,我們兩個心理都非常坦然,沒有人任何雜念,他就是為了救我,我覺得,我已經不是一個女人了,我就是一個人?!?/span>

    麻藥勁上來前,醫生問她感覺怎么樣,楊笠說,“我現在感覺自由”。

    有了這段升華,你可以大致地感受到,楊笠要講的是性別身份與自由的關系。

    你可以說她主題不明晰,段落間脫節,但說是辱罵全體男性就太過了。

    更何況脫口秀本身,就是一種冒犯的藝術。

    美國的脫口秀尺度要大得多,吐槽起來又狠又辣,楊笠對比起來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女人吐槽男人,黑人吐槽白人。

    狠起來吐槽自己,從來不遺余力。

    亞裔脫口秀演員黃阿麗,表演出了名的屎尿屁黃段子齊飛;

     

    粵語脫口秀“棟篤笑”大師黃子華,毒舌金句也是層出不窮。

    比如吐槽香港人:

    “香港的精神,就是沒精神?!?/span>

    “現在香港人生孩子可以沒老婆,但不能沒有菲傭(菲律賓工人)”

    吐槽女生:

    “化妝就是你卸了妝,我還認得你;你卸了妝,我不認得你,那叫做喬裝?!?/span>

    “一個男人怎么都會hurt(傷)過一兩個女人。但作為一個女人一世都沒被男人hurt過,那就是真正的hurt啦!”

    毒舌諷刺,生猛犀利,這就是脫口秀啊。

    說到底脫口秀這種藝術形式,一團和氣是不可能的。

    沒了冒犯感的脫口秀,就像不再埋汰于謙大爺的郭德綱,沒得了靈魂。

    所以男同胞們不妨寬容一點——被吐槽兩句,也不見得能掉層皮不是。

     

    但有一說一:這回楊笠引起那么大爭議,除了毒舌,還有另外一點。

    不夠好笑。

    說到底喜劇作品,不好笑才是原罪。

    “足夠好笑”是能夠掩蓋絕大多數問題的。

    就像《夏洛特煩惱》里,有多少人記得夏洛一開始是個埋汰老婆混吃等死的廢物,做完一場春秋大夢,最后也只是個愛老婆但依舊混吃等死的廢物。

    人物成長不足,價值觀有點糊,也并不影響它成為近年喜劇經典。

     

    周星馳的電影亦如是。很多劇情深究起來,無厘頭轉折也很多。

    比如《濟公》結尾,任務失敗快變成木頭人的濟公,突然被天降神兵解救。這招機械降神,從古希臘時代就被證明是劇作大忌。

    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它們都足夠好笑??!

    喜劇論成敗,只在能不能找到觀眾笑點的最大公約數。

    而楊笠在反跨年那場,不知道你有沒笑出聲,反正我是全程冷漠臉。

    這樣的梗啊,早就聽膩了好嗎。

    楊笠反復吐槽男人就像王自健的諧音梗一樣,是一種創作上的偷懶。

    諧音梗會被觀眾聽膩,吐槽男人也不能循環一輩子。

     

    你可以去諷刺男權,但是是通過你的表演,去打比方也好,講故事也好,讓人覺得真的好笑,發揮它本來就是一個喜劇的效果,讓男人也覺得好笑。

    而不是一上臺就說一句:“大家好,我是楊笠,我覺得男人是垃圾”就贏得滿堂彩。

    純粹的吐槽毫無意義。

    脫口秀也算是一個藝術門類,也需要帶來思考的。

    如果全是“男人都是垃圾”這樣的無腦口號,跟罵街又有什么區別?

     

    我想池子想要吐槽的其實是這一點

    再者。

    就像汪海林老師所說,“罵人也是個有文化含量有價值取向的活”,當你在挖苦與取悅中間左右橫跳的時候,對你的平衡能力要求是很高的。

    平衡不好,就容易踩線,放在哪兒都是不行的。

    別說國外尺度大,放得開。

    就楊笠的這個段子,拿到國外,把男人替換成黑人,最后包袱翻一個“黑人都是**”,說完了她敢一個人走出劇場嗎?

    去年11月,波士頓的一場脫口秀因為提及性別歧視笑話被叫停,其中有一條評論獲得高贊,這位觀眾是這么說的:

    “我并不贊同因此強行關閉一場喜劇表演,但依賴仇恨笑話獲得笑聲,實在是太偷懶了。我們可以做出更好的單口喜劇?!?/span>

    作為一個內容產出者,在創作上不思進取是最忌諱的。

    要想在脫口秀這條路上走得更遠,楊笠還得多花點心思才是。

    總結一下:

    這回的楊笠,是技巧問題,創作問題,但我相信不是刻意引起性別對立。

    上綱上線去舉報,真的大可不必。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的網絡環境越來越暴戾了。

    尤其是在性別問題上,易燃易爆炸的程度比《拆彈專家2》里的核彈還猛。

    就拿楊笠這件事來說,一旦你在微博上表示不喜歡楊笠這幾個梗,微博上的人就會給你下“你是酸了”、“你是急了”等誅心判斷。

    如果你是女的,她們還會說你“為虎作倀”。

    然后一大堆根本不認識你的人,會扔過來“小吊子”、“金針菇”等一系列嘲笑詞。

    如果你是楊笠的支持者,而不慎誤入另一方陣營,就會被劈頭蓋臉扔過來一堆“女拳”“母狗”之類的辱罵。

    到最后,罵戰已經跟楊笠本身無關了,又回到了男女對立的老套路上。

    就像其他任何時候,一旦新聞里出現男或女這兩個關鍵詞,就一定能扯到性別問題上一樣。

    說到底,楊笠只是一個引子,萬事萬物都可以是一個引子。

    都不過是他們宣泄情緒的出口罷了。

    在情緒的碰撞中,所有有價值的觀點都被消解了。

    我們最后又能從這場罵戰里得到什么呢?性別問題會因此得到一絲一毫的改變么?

    不會。

    只有沖突永遠在激化,情緒永遠在放大。

    所以說,以后大家遇到同樣的問題,大可冷靜反思一次。

    說起來我也是個上網沖浪十幾年的老網民了,一開始呢,還會在網上跟人斗斗嘴。

    后來發現,你文筆再好也說服不了偏激的人,更不能順著網線去打他,只能自己悶一肚子氣。

    所以后來我學聰明了:

    網上遇到糟心的事,不爽的人,一笑置之就好。

    過好自己的小日子,比罵倒一百個鍵盤俠更有意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