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84877682 / 待分類 / “拿錢消災”到“自產自銷”,起底刪帖產...

分享

   

“拿錢消災”到“自產自銷”,起底刪帖產業鏈演變史

2020-12-17  新用戶848...


    原本憑借協助商家打造口碑盈利的從業者,逐漸形成了相關服務的“資源整合”,提供有償刪稿到有償發黑稿的“一條龍”黑色產業鏈服務。

    撰文 /   米線

    編輯 /    胖爺


    曾幾何時,“有償刪帖”這個在陰影中的產業是商家和名人眼中的“救命稻草”,只要付費打點,便能挽救他們于名譽崩盤和不實指控之中。而“網絡水軍”更是業界“心照不宣”的造勢工具,從早期的社區、社交平臺到近年的短視頻平臺,可以說有需要造口碑的地方,就不乏“網絡水軍”的身影。

    然而隨著相關產業演化,部分產業從業者顯然并不滿足于僅僅憑借“單一業務”盈利。

    原本憑借協助商家打造口碑盈利的從業者,逐漸形成了相關服務的“資源整合”,招募大量“網絡水軍”,提供從有償刪稿到有償發黑稿的“一條龍”黑色產業鏈服務。

    01 

    黑公關遇上有記憶的互聯網

    產業鏈從業人員收到幕后金主的需求后,便會著手策劃話題、制造熱度,同時向外圍的網絡水軍、槍手、雇傭媒體購買流量,通過“網絡打手”推高事情熱度。

    在相關競爭對手出現負面消息時進行快速高頻擴散,并透過斷章取義、看圖說故事等方式編造不實謠言,以協助幕后金主達到打擊競爭對手的目的。相關產業鏈迅速攻陷各類社交媒體及電商平臺評論區,成為了部分幕后金主討伐競對的“左膀右臂”。

    依托網絡媒體及社交平臺作為載體的網絡黑公關攻擊,以其較大的信息容量、快速的傳播速度、廣泛的輻射范圍及較低的成本等特點,深受部分幕后操盤手歡迎。

    在紙媒當道及網絡自媒體尚未興起的年代,企業或者名人在遭遇不實報道時,尚有所謂的“黃金24或者48小時”,由公關團隊或是當事人與發文媒體進行澄清溝通。在如今手機成為大眾基本信息工具的時代,隨著互聯網科技的飛速發展以及自媒體的快速崛起蓬勃,幾乎人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

    在此背景下,網絡黑公關攻擊內容對于被攻擊者而言,幾乎再無在網絡上完全澄清或在全部媒體平臺申訴撤稿的可能性。一旦不實言論在各個媒體平臺鋪開,消息會迅速遭到各路媒體及網民“搬運”轉發。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這句話對于遭遇黑公關的企業或者個人而言,不僅代表需要承受當下輿情的風口浪尖,更可能是長達數年甚至十數年的反復鞭笞。

    2019年8月,美團安全事務部聯動江蘇、山東等地公安機關,打擊多起捏造事實惡意抹黑美團及美團CEO王興的黑公關刑事案件,共抓獲犯罪嫌疑人十余人并采取刑事拘留、批準逮捕等刑事強制措施,部分涉案網站已經被關閉。

    幕后黑手以“逼走優質商戶,迎來黑餐廳,美團拼“下半場”有絕招”、“如何管理被裁員工負面情緒?美團:全部裁掉”等為題,對美團進行商業端惡意抹黑。盡管美團多番澄清,但時至今日,相關報道仍能在網絡上被輕易搜索到。


    據美團公布的調證材料顯示,黑公關有著多種價碼:標題涉及美團CEO王興的黑稿每篇收費200元,轉發稿件每篇收費50元,標題含有美團的文章每篇收費僅為20元。

    知名短視頻博主李子柒也曾多次慘遭黑公關毒手,不僅多次被營銷號或者網絡水軍在社交媒體上造謠其已婚,甚至造謠其“老公”是世界首富及某上海影視傳媒公司董事長,直指其為插足他人感情的“小三”。


    甚至有人以一張模糊不清的老婦圖片,指李子柒院子里的瓜果蔬菜均非李子柒親自打理,鏡頭下便全部交由其相依為命的年邁奶奶打理等,含沙射影暗指李子柒虐待家中老人、鏡頭前全是做戲,完全罔顧偌大的院子根本不可能由李子柒將近80歲的奶奶獨自完成打理的事實。

    也有營銷號以“李子柒做炸牛奶能吃?看清無濾鏡下食物,難怪奶奶一口不吃!”為題,用網絡圖片捏造李子柒沒有在鏡頭前做過的食物—“炸牛奶”賣相令人毫無食欲,以“佐證”李子柒是演員、廚藝欠佳等。


    據網上報道,李子柒家的住址曾多次被無良營銷號作為吸引流量的話題。作為四川綿陽人的李子柒,被所謂媒體獨家“曝光”的住址幾乎“覆蓋”綿陽各個地方。早年時,隨著李子柒家住址被越來越多無良媒體深挖,引來了許多人頻繁上門打擾老人,甚至還偷摸在其家里安裝了竊聽器、監視器,迫使李子柒不得不搬離原本居住的地方。

    02 

    被動接單不如“自產自銷”

    食髓知味的產業鏈從業人員很快便發現,對比起被動接收網絡水軍正面造勢業務需求,精準拿捏商家及名人對于負面新聞敏感度的黑公關業務,顯然更有利可圖。

    除了付費刪帖業務,部分從業者甚至生成了“新變現玩法”--自己撰寫發布惡意稿件,再找到相應的商家或名人,抑或隱藏身份,或者與公關公司聯手,表示可以提供有償刪稿服務,抑或直接亮明所謂的“媒體”身份索要錢財,明晃晃地利用網絡信息傳播漏洞。

    事實上,這場新型的“自產自銷”型刪帖產業鏈鬧劇中,不少名人及商家均深受其害,在奮力解釋澄清仍然無濟于事后,很多均選擇了無奈妥協,權當“花錢消災”。然而,相關從業者也并非“無往而不利”,當他們的敲詐意圖遇上性情耿直或對相關產業鏈變相勒索不勝其擾的名人,不僅無法索要到錢財,更是被對方直接曝光甚至起訴。

    2020年9月,藝人張馨予發微博稱某營銷號先是刊發了關于她的惡意內容,再發私信至其工作室,索要刪帖費用300元。張馨予工作室在向對方提出刪除相關惡意內容不果后,決定提告。張馨予后再發博揭露,現在部分營銷號媒體的套路是兩頭賺錢,一頭收人錢發黑稿,另一頭收人錢刪稿,毫無職業操守可言。


    前不久,演員黃曉明在接受采訪時,也自稱被“黑怕了”,并表示行業內的一些"沒有良心"的大V通過發布關于他的不實報道來訛詐錢財。這些所謂大V用無中生有的“黑料”賺取流量,贏得粉絲關注,再要求明星花錢“擺平”。黃曉明稱如今他將不再縱容這些勒索,稱“越是慣著,他們只會越加放肆”,并呼吁大眾不要盲目跟風。


    就連知名編劇于正也曾經在去年于微博發文揭秘所謂“有償刪帖”的黑產業鏈,博文中于正直指部分營銷號在明星陷入負面事件時,主動寫發所謂“黑稿”,并上門找明星索要刪稿費用或者日后“購入”一篇他們的文章。

    03

    解決“有償刪帖”從嚴抓“黑公關”起

    11月5日,國家網信辦決定,從當日開始開展為期2個月的網絡“有償刪帖”問題專項整治。重點清理“招募水軍”、“刪除差評”、“負面優化”等推廣信息及相關虛假謠言信息;集中處置參與有償刪帖的自媒體賬號、批量轉發虛假信息的“水軍”賬號;整治打著輿論監督名義敲詐勒索,及放任“有償刪帖”信息發布傳播的網站平臺。

    不論是以網絡水軍發布推廣信息或者散布謠言,抑或收費刪帖刪差評,無可否認均屬于違法違規行為。

    有償刪稿產業影響了新聞的公正性,妨礙公眾對于熱點事件及人物相關消息的知情權,剝削了公眾自行判斷事件真相的權利。然而,當網絡水軍或者黑公關無底線地發布虛假消息,蠶食公眾注意力及輿論主導權,以致網絡水軍找上門索要刪稿費用的行為猶存,就有商家及名人鋌而走險選擇“花錢消災”的可能性。

    事實上,無論是張馨予、黃曉明、李子柒或者是大小商家名人,面對這些紛紛擾擾砸向自己的謠言,無論是隱忍、在遭遇“自產自銷”類刪稿勒索時“花錢消災”,甚或直接曝光對方進行反擊或提告,都屬于無可奈何之舉。


    而對于此類“黑公關”攻擊,即便是頭部明星和品牌廠家,也難以抵抗四方八面不知從何而來的暗箭傷人,更遑論是沒有公關團隊的小商家和個人。

    清朗的網絡空間是社會大眾共同的訴求。除了利用網絡信息傳播漏洞變相實施敲詐的“有償刪帖”黑產業鏈應該盡快被叫停,與之相輔相成的“黑公關”產業鏈也急需加強管控。

    只有從源頭上解決“黑公關”惡意造謠,才能真正更好地保障網絡空間上消息的準確性。商家及名人不再為了被惡意造謠勒索奔走付費,能夠將精力與資本集中在提供更好的產品和作品上,而背后作惡的推手也難以找到與之配合的團伙。

    也只有這樣,一些有價值的、值得大眾關注的報道,才能更好地被呈現到大眾眼前,真正發揮監督及傳播的用途。


    END


    主理人 | Alter

    前媒體人、公關,現專職科技自媒體

    鈦媒體2018年度十大作者

    品途商業評論2017、2018年度作者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2018年度作者

    領英2019年優秀內容貢獻者

    虎嗅、鈦媒體、36kr、創業邦、福布斯中國等專欄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