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倒鴨 / 待分類 / 女子被偷拍造謠“出軌快遞小哥”,身敗名...

分享

   

女子被偷拍造謠“出軌快遞小哥”,身敗名裂失業半年!現在造謠者竟狡辯“鬧著玩”?

2020-12-16  躺倒鴨

    有關網絡造謠的事,我已經記不清自己寫過多少回了……

    可能很多人覺得,這些造謠事件要不然趕上了某些社會熱點、要不然就是涉及名人或知名企業,跟咱們普通人的關系都不大。說白了,還是不夠“接地氣”。

    行!我今天就跟你們好好聊聊一件就發生在咱自己身邊、可能你自己出門去樓下拿個快遞,就能倒霉到被人家造謠的惡性事件。


    沒錯,來自杭州的吳女士,就是這樣一個“倒霉蛋”。

    今年夏天,吳女士也就是在小區快遞點拿了一個快遞。結果攤上啥事了呢?隔壁超市閑著蛋疼的老板郎某,覺著吳女士長得還“挺好看”,當即掏出手機偷拍了一段視頻。


    未經他人許可,偷拍就已經夠猥瑣了吧?這還沒完!

    郎某在拍完視頻之后呢,還覺得“意猶未盡”,他干了一件更無恥而且屌絲的事情——拉著自己的朋友何某,搞了一出“角色扮演”。

    具體點來說,就是郎某在微信上扮演一位快遞小哥,何某“扮演”被快遞小哥偷拍的吳女士,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在微信上開始“調情”,言辭相當污穢不堪,愣是搞了場“已婚小富婆出軌快遞小哥”的戲碼。


    更讓人無語的是,兩人的聊天記錄還被郎某的另一位朋友陶某看到。陶某覺得“好玩”,當即把聊天記錄和吳女士的被偷拍視頻打包在微信群里傳播。

    由于題材實在太過“刺激”,這段聊天記錄很快就在杭州乃至全國各大微信群中瘋狂傳播,一大批人通過偷拍視頻“認識”了吳女士,也因此受到了聊天記錄的誤導,認為吳女士就是“出軌快遞小哥的小富婆”、“風流少婦”。


    大家可能還沒意識到:

    這起由郎某、何某一手捏造、并經陶某傳播的“惡性謠言”,對于咱們來說,可能看完也就是譴責兩句,甚至還會忍不住笑出來,覺得太過“奇葩”。

    連郎某的爸爸都覺得,這就是“兩個小朋友(兄弟)開開玩笑的……”


    但是對事件本身的受害者吳女士來說,這起謠言幾乎“毀”了她,她已經“社會性死亡”。

    一夜之間,全國網友似乎都把吳女士當成了生活不檢點、婚內出軌的“蕩婦”,自己的親戚、朋友、公司的同事,看她的眼光似乎都變得異樣。

    雖然自己及時報了警,謠言在幾天之后就得到了澄清,但是吳女士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仍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經過醫院檢查,她被確診為抑郁狀態。

    更可怕的是,由于要處理這起無中生有的謠言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吳女士已經被上一家公司勸退。因為這起事件的影響,在找新工作的過程中,她又接連面試失敗。


    在看完吳女士的遭遇之后,我真的想問:
    她到底做錯了什么?或者說,她明明什么都沒有做??!

    她就是下樓拿了個快遞!然后被一個變態猥瑣男偷拍,再和另外兩個變態一起捏造謠言大肆傳播!

    然后深受謠言影響、被社會性死亡的,竟然不是這三個變態,還是受害者自己?!這到底是憑什么???


    想想憋屈嗎?很憋屈!那要怎么辦?拿起法律武器,讓傳謠者受到嚴懲!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

    自10月26日起,吳女士就向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提交了刑事自訴狀及證據材料,要求以誹謗罪追究郎某某、何某某參與網絡誹謗的刑事責任。

    12月14日,浙江杭州余杭法院發出公告,正式受理“取快遞被偷拍造謠”當事人谷女士的涉嫌誹謗罪的刑事自訴。


    在法院立案之后,吳女士也通過自己的微博強硬發聲:

    “我現在不要賠償!不要道歉!絕不退縮 !絕不和解!”

    “希望通過我的維權,對社會上其他懷有不法之心的人起到震懾作用。給類似的受害者依法維權提供一點點借鑒,讓我的不幸遭遇更有意義與價值!”


    而根據代理律師鄭晶晶表示,雖然此前涉嫌誹謗的男子已經被處以行政拘留9天,但是與此次吳女士發起的刑事自訴不沖突。

    如果吳女士最終勝訴,造謠者郎某、陶某最高可判3年有期徒刑。


    好了,這事兒說到這里,受害者拿起法律武器起訴、造謠者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本來也該告一段落了……

    但是!我就是氣不過!我還想和你們分享一下,在整起造謠事件中,造謠者們一直以來“耐人尋味”的態度。


    其實在事件發生后,吳女士本來也想“給他們一個機會”,避免起訴,而是尋求和解。吳女士當時提出的條件是:
    1、錄制道歉視頻公開發布到網上(可戴墨鏡和口罩)

    2、賠償包括她和男友失業時間的工資、案件證據公證費用、律師咨詢費等,郎某、何某、視頻轉發者陶某每人賠償58000元。


    結果你猜怎么著?

    一手炮制謠言的三個人,不僅覺得賠償的金額“過多”,還對道歉視頻內容避重就輕,一再修改,還提出必須要打碼錄制視頻,因為“他們以后還要做人”。

    吳女士當時就火了:“他們發布我的視頻時,是否有一刻想到我還要做人?!”


    最近這兩天,有媒體還采訪到了造謠者之一、也就是一開始偷拍視頻的郎某,你們再看看他怎么說:

    后悔,肯定后悔,事情都是自己作出來的。


    但是從他接下來的回應里,我可是一點都沒覺得他“后悔”。

    “本來就是一個玩笑話,主要是陶某閑得沒事干,把所有東西打包發出去了,視頻也傳出去了,如果沒有視頻的話,也沒什么事?!?/span>

    “我就是一個'打配合’的?!?/span>


    “(事情發生后很多人罵我)他們罵就罵唄,不影響我在社會上干啥。工作還是能工作,玩還是能玩,交朋友還是能交朋友,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赡芪倚膽B比較好……”


    “(現在之所以出來澄清)我還在這邊開店呀,而且我還是結過婚的,這事傳出去多不好……我不澄清我不是自己找罪受嘛……”


    我現在算是徹底理解吳女士為啥堅持“不要賠償、不要道歉、不要和解”,一心決定訴訟了。因為“對壞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明明是他們做錯了事,致使一位無辜的女孩“社會性死亡”,到頭來造謠者反而是這種表達“后悔”的態度,我真心無fuck說。


    而現在讓人欣慰的是,作為整起造謠事件中唯一的受害者,吳女士沒有選擇低頭、沒有妥協、而是勇敢的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我會堅定的站在你這一邊!

    期待法院的最終判決成果。這些惡臭的網絡造謠者,必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慘痛代價。



    圖文資料來源: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