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文社 / 古代史 / 明朝大將藍玉如果活著,朱棣敢造反嗎?

分享

   

明朝大將藍玉如果活著,朱棣敢造反嗎?

2020-12-16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說起那場朱棣以“燕王”身份起兵,橫挑建文帝朱允炆舉國大軍,奇跡般奪取大明皇位的“靖難之役”。先前死于明初“胡藍案”的明初戰神藍玉,也常在“歷史票友”間惹來深深懷念。

    特別是在很多痛惜建文帝的“票友”們看來:假若藍玉,這位當年橫掃捕魚兒海,親手送了北元最后一程的軍事強人,“靖難”時依然好端端活著,就是借朱棣個膽子,他也未必敢造反,就算造了反,也百分百被藍玉狠狠團滅。如此論調一流傳,連帶著“殺藍玉”的明太祖朱元璋,也常被人捎帶嘲笑一番:你看,要是你不殺這么多功臣,鬧得建文帝身邊沒人可用,你親孫子怎么會被你親兒子奪了皇位?

    這類理論,看上去論據充分,但事實上,卻有重要的認知誤區。首先要明確的一個事實就是:朱棣“敢不敢造反”,跟藍玉“是死是活”,關系真心不大。

    其實,就算靖難之前,當年的戰神藍玉已經死了好些年,但對于“有追求”的燕王朱棣來說,造反這個決心,不是一般的難下。一個直接的前車之鑒是:明朝以前,歷代大一統王朝里,地方同姓王爺造反奪位的成功幾率,依然還是個凄慘的零。

    對這事兒,作為失敗者的建文帝朱允炆,登基前也是門清。他當年還是皇太孫時,就在皇宮東角門嘆氣,生怕那些手握重兵的叔叔們將來造自己的反。心腹黃子澄卻是一番話打氣:當年西漢七國之亂,一開始聲勢浩大,沒幾個月就叫漢景帝平了,你怕個啥?

    實事求是說,黃子澄這番話,還真不是安慰。以實力對比說,西漢七國之亂前,漢王朝只直接管轄了15個郡,諸侯王們掌握了42個郡,后來“七國之亂”,說是七家諸侯造反,其實串通勾結的有十四家,造反口號“清君側”,還被一千五百多年后的朱棣抄了作業。造反爆發時,單是領頭的吳王劉濞,就動員了二十多萬人,比起漢王朝的南北軍,叛軍的兵馬一度是絕對優勢??删褪沁@么牛氣哄哄的一幫人,鬧騰了才三個月,就被“嚴重劣勢”的漢景帝,陸續掃得一干二凈。

    而比起當時直接領地只有15個郡,只比戰國時代秦國版圖稍大的漢王朝來,建文帝朱允炆登基時的腰桿子,那可是粗多了:明王朝天下一統,經過明太祖朱元璋三十年的勵精圖治,國家正步入“宇內富庶”的黃金時代,耕地面積達到了空前的八百五十萬頃,農業稅糧收入每年三千二百萬石,是宋元時期的兩倍多。衛所制度也運轉成熟,全國有三百二十九個衛所,可調動的軍隊一百五十萬以上,堪稱兵強馬壯,國富民強。

    所以,雖然當時朱棣等“皇叔”們,別看有地盤有兵馬,可他們那點實力,比起漢朝“七國之亂”時的吳王楚王,真心寒磣不少,面對明王朝的國家機器,那更是嚴重不夠看。誰要是敢有造反的想法,建文帝哪怕經驗不足,也有現成的“漢景帝作業”可抄。理論上說,明朝藩王造反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嚴重接近于零,不管有沒有藍玉,造反的決心,一般王爺都不敢下。

    那朱棣咋這么不一般呢?其實,別看他對皇位有想法,也一直暗地里做準備,甚至還在自己燕王府里偷偷打造兵器,但要不要造反,他也是痛苦糾結。他身邊的姚廣孝、金忠、袁珙等謀士,還通過卜卦的方式動員他。但建文元年(1399)二月,“糾結中”的朱棣,還是主動去南京朝覲建文帝,三個月后,他又派三個兒子來南京祭奠明太祖,等于是“爺四個”前后腳整整齊齊的趴在建文帝的案板上。

    這事兒,雖說有朱棣的如意算盤,但對于建文帝來說,這卻是提前消除戰爭威脅的絕佳機會。朱棣進京時,戶部侍郎卓敬就給建文帝獻策,干脆就趁這個好機會,把朱棣“平級調動”到南昌去。這招靠不靠譜?后來朱棣造反成功,接著就原樣照搬,把被挾裹造反的寧王分封到了南昌,輕松解決了這個身邊的隱患。

    但朱棣能照搬,建文帝卻下不了決心,把朱棣好吃好喝一頓招待,全須全尾的送走了。三個月后朱棣的三個兒子又來南京,建文帝照樣一頓好招待,吃飽喝足后走人。白白錯失了提前解決朱棣的機會,還叫朱棣父子把自家的虛實甚至軟弱,都活活看了個滿眼。

    比這更嚴重的,是“靖難之役”前,建文帝的削藩步驟,明明有漢景帝的“作業”,但建文帝執行起來卻走樣:既然知道朱棣是最大的威脅,一開始削的時候,逮著周王、湘王、齊王這幾位“朱棣兄弟”一頓惡治,既沒傷著朱棣的汗毛,還叫朱棣洞悉了自己的用意,更給朱棣贏得了備戰時間。

    但即使這樣,朱棣也未必能反,從南京平安回來后,朱棣就開始裝瘋,還干出了大夏天烤火的糗事。而經過前面一頓亂打后,朱允炆也回到正軌,打算逮住朱棣猛“削”,但他滿以為,這事兒就是下個命令的事兒,他的命令下給了北平都指揮僉事張信,可這張信根本算不上建文帝的心腹,反而算是朱棣的老部下,果然一番痛苦思考后,不出意外給朱棣告了密。朱棣也就徹底下了決心,打著“清君側”旗號,啟動了三年兵火連天的“靖難之役”。

    與其說,這場造反是朱棣蓄謀已久,不如說是建文帝朱允炆那搖擺不定的決心,與處處跑偏的執行力,徹底把朱棣“逼反”。這事兒,不管藍玉是不是活著,都得反。

    而比起這個來,第二個要明確的事實是:不管“靖難之役”時,一代戰神藍玉是不是活著,還能不能跨馬提刀給朱允炆賣命,“靖難之役”這仗,朱允炆依然百分百要輸。

    說到這事兒,還是要先給明太祖朱元璋正個名,好些人都怪朱元璋殺光了功臣,導致建文帝沒人可用。但看看建文帝身邊,分明就有朱元璋留下的人才庫:文官里的卓敬等人,都是有學問有能力的優質人才,獻過不少“殺招”級別的謀略,還被朱棣后來“搬運”。武將更是英才薈萃,既有后來“靖難之役”打出來的盛庸平安,還有戰功卓著的老將耿炳文郭英,還有“名將之后”徐輝祖。特別是耿炳文,這是當時普天之下最擅長打防御戰的名將,他只要想死守一座城池,就算對手是藍玉再生,也未必能啃的動。

    可以說,從經濟、軍事、物資、人口乃至人才,明太祖朱元璋留給“好孫子”建文帝的,那是滿滿一把順風好牌??蛇@把“好牌”打了三年,建文帝節節敗退,朱棣步步前進,直到一個大迂回拿下南京,殺得建文帝下落不明,成功創下了中國古代史上空前的“造反奇跡”。被朱棣打得稀里嘩啦的建文帝“愛將”李景隆,更是因此“榮膺”古代史“草包名將”的名號,如果有藍玉,能不能阻止這奇跡?

    看看“靖難之役”里幾位名將的遭遇就知道:先是耿炳文,這位“最會防守”的一代名將,先是在野戰里吃了虧,被朱棣打敗了幾次,接著就發揮“會防守”優勢,牢牢守住重鎮真定。連續三日強攻真定失敗的朱棣,也不得不狼狽北撤??梢哉f,只要建文帝能繼續信任耿炳文,以優勢兵力穩打穩扎鞏固戰線,兵力人口有限的朱棣,很可能就被活活困死。但就是這個節骨眼,急于求成的建文帝火線換人,撤掉耿炳文換上李景隆,然后,就是李景隆指揮下,一系列給朱棣“送人頭”的操作……

    之后還有齊眉山之戰:當時朱棣孤注一擲,率軍繞開濟南直撲南京,卻在睢寧一帶被名將徐輝祖(徐達之子)攔住,雙方在齊眉山展開大戰,朱棣的燕軍傷亡慘重,部隊更陷入孤軍深入的險地,燕軍里的不少將領,都直呼趕緊撤軍。偏偏這個節骨眼上,擔心南京有失的建文帝,卻強行把徐輝祖調回南京。如此一來,蘇北防線稀里嘩啦,被朱棣趁機一陣猛打,直接沖到了南京城下……

    這樣的仗,如果統帥換成藍玉,又能怎么打?畢竟,前線主帥的智如泉涌,縱有橫掃千軍之力,卻也抵不過后方“建文帝級別”的領導者,一頓添亂操作。建文帝丟江山的悲劇,與其說是朱棣能打,不如說他自己的這類“作”事兒,干得太多。

    而說到其中原因,很多人都嘆息建文帝不會用人識人。但事實上,對于任何領導者來說,“識人”都是個高門檻,再強大的領導者,也難免有“看錯人”的時候。但優秀的領導者,能“識局”才是基本功:任何一仗,任何一個挑戰,作為領導者,都不是被動的應對眼前的危機,卻應當站在全局角度去統籌布局。能看懂全局的人,細節方向縱是有錯,都有糾錯的機會。

    而建文帝顯然不是這樣,他雖然從“太孫”時代,就擔憂藩王威脅,還認真學習了漢景帝的作業。但他從頭到尾都沒弄明白:“削藩”也好,“靖難”也罷,不是一兩個“妙招”或抄一次作業就能解決的事情,卻是需要有成熟的謀略與堅定的執行,在高度上步步推進。他的優柔寡斷,他的錯失好局,他的錯誤用人,差的首先是這個認知觀念。這樣的差距,別說一個藍玉,就是藍玉徐達李文忠等明初戰神們組團來救,這仗,最后照樣稀爛。

    很多人都在嘆息,假若沒有靖難之役,朱允炆會不會是個好皇帝,但看過這一系列事實就明白:一個缺少全局眼光、執行力優柔寡斷的領導者,再好的江山,都要折騰稀爛。以這個意義說,朱棣的“靖難”,也算救大明一命。

    參考資料:陳梧桐《洪武皇帝大傳》《明史十講》、晁中辰《明成祖傳》、張松梅《明代軍隊餉銀供給演變探析》、唐贊功《吳楚七國之亂》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