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言 / 待分類 / 我們是如何將動物逼上死路的?

分享

   

我們是如何將動物逼上死路的?

2020-11-10  譯言

譯言·譯眼看世界

據美國《世界日報》26日報道,非洲國家納米比亞海濱城市沃爾維斯灣的佩利肯角海岸上,已出現7000多頭海豹的尸體,令人揪心??茖W專家分析稱,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可能與該區域出現魚群短缺,海豹媽媽沒有足夠營養有關,但也不排除是傳染病或中毒。

近日,在俄羅斯北部一城市,有一輛垃圾車因故障拋錨,吸引一群北極熊前來“打劫”。這樣的情況愈發常見,隨著全球變暖致冰川融化,垃圾成了他們的主要食物。

今年年初,澳大利亞大火蔓延,至少殺死了十億多只動物。像樹袋熊這樣的動物尤其容易被燒死,因為它們面對威脅的第一反應是爬到樹上。估計有25,000只考拉死于這場大火。

2018年,佛羅倫薩颶風席卷了北卡羅來納州,至少59個人在洪水中喪生,死于洪水的動物也不計其數,其中包括約340萬農場動物和無數的野生動物。

……

01

誰是罪魁禍首

從更普遍的意義上來講,不斷變化的氣候條件正在使全世界的動物飽受折磨,面臨死亡。

卡拉哈里的土豚就是由于干旱加劇而挨餓;在美國,黑熊無法冬眠,因為過高的溫度使它們醒來,無法入睡;由于海平面上升,澳大利亞花尾鼠現已滅絕;每年由于海洋酸化,無數的水生動物失去生命。

人為引起的氣候變化正在使這類悲劇的頻率和嚴重程度都在不斷增加。隨著全球平均溫度的升高,可以預見到的是,海平面將上升,出現極端天氣的概率越來越多,沿海地區將洪水泛濫,關于土地,水和食物的區域沖突也將加劇。

盡管有的動物有一定適應能力,大多數卻無法安然度過。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到下個世紀,將有數以百萬計的動物會因為疾病、惡劣天氣與生態系統的崩潰而飽受折磨。

人類活動也以許多其他方式傷害動物。我們每年至少飼養、殺死1000億只動物用作食物, 1.15億只用于研究;每年漁業活動會殺死約1-3萬億只動物;森林砍伐破壞了無數動物的棲息地;化學污染、光污染殺死了昆蟲;撞上建筑物和車輛而死亡的動物每年至少有10億。今年,在北卡羅來納州,一群鳥與某建筑物相撞,一夜之間有300多只鳥受傷、死亡。

02

我們欠動物什么

這一切都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在人為引起的生態災難的背景下,我們,占全球生命1%的人類,虧欠動物什么?

問題的答案很明確,如果我們的活動正在傷害其他動物,那么我們有責任設法減少或者修復這些傷害。

然而,這并非易事。這不僅需要時間,精力和金錢,還需要根本的社會,政治和經濟變革。

因為盡管保護物種和生態系統會有所幫助,但這還遠遠不夠。

動物不僅僅是只是整體內的一部分,比如水里的一滴,沙里的一粒,他們是個體,也會生活,呼吸,思考,感受。每種動物的需求都不一樣,每個動物在個體與集體狀態下的需求不盡相同,就如同人作為整體要發展,不僅僅要關注個人,也要關注集體一般。

動物們的生活已經夠艱難了。他們始終面對著饑餓,干旱,疾病,傷害和掠食等自然因素造成的風險,也面臨著農業,科研,娛樂,砍伐、發展等人為因素的造成的痛苦和死亡。而如今,氣候變化不僅在加劇許多已有的威脅,還增加了更多新的風險。而這一切都意味著,我們有至少兩個理由來幫助其他動物:它們正在遭受折磨,瀕臨死亡;我們對此負有部分部分甚至全部責任。

但有人或許會提出異議:動物有進化就有受難和死亡。許多動物靠吃別的動物生存,動物們也會通過生育而繁衍,其中大部分會在出生后就立即死亡。當然,自然選擇包括饑餓,口渴,疾病,傷害,掠食,洪水,火災,他們是保持生態系統功能的一部分。再者,幫助動物也存在著風險,對一些動物伸出的援手意味著對另一些動物折磨,他們的食物或許會因此被剝奪,或是對他們所依賴的生態系統因人為的干涉而產生改變。

人類干預復雜生態系統的歷史使這種擔憂有據可依??偟膩碚f,人類太熱衷于干擾我們幾乎不了解的系統,并用我們自己的標準對其進行改進。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或許我們的本意是好的,但真正產生的影響卻很糟,甚至顯得人似乎已經傲慢到令人堪憂的程度。我們的努力總是以人為中心的,因此我們試圖重塑非人類群體,好讓他們與人類群體的處境相似,但結果往往是災難性的。

但我們應該知道,即便動物的苦難與死亡不可避免,我們卻仍然可以做點事情,減輕他們苦難,延遲他們死亡。誠然,人類的干涉可能有害,但這一事實也正是我們要在干涉前深思熟慮、而非坐視不理的原因,尤其是在我們的無所作為也會造成危害的時候。

03

我們需要行動

我們需要接受動物本身的存在,我們需要更多地了解我們的活動對他們的影響,我們需要擴大社會支撐體系,以進行結構性的改變,使其適用于所有的動物。氣候變化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其他辦法都只是折衷而不徹底的。

我們可以盡可能地限制人類活動對其他物種的影響。例如,我們可以抵制工業化畜牧業,因為這會傷害、殺死更多的動物,也會消耗更多的土地,水和能源。

我們還可以停止對工業捕魚和森林砍伐的支持,因為他們每年會殺死數以萬億計的動物,不論對人類還是動物群體都會造成干擾,還會破壞自然的碳儲存系統。

我們可以研究如何從道德上有效地減少動物的痛苦。一些將是科學上的研究,例如,氣候變化將如何影響動物,我們的緩解和適應計劃將如何影響動物?一些也將是道德上的研究,例如,如果不同動物之間,或者個體與集體之間的需求有差異,我們應該怎么權衡?

我們可以向人們倡導:道義上來說,所有動物都很重要,我們有責任避免對動物造成不必要的傷害,當我們真的對他們產生傷害時,我們有責任對其進行減少、修復。為此,我們可以呼吁社區保護當地的生態系統,保護生活在其中的動物,我們也可以與他們合作,開發一種既有效又為公眾所接受的、因地制宜的解決方案。

由于不論是圈養還是放任其生活在野外都可能對它們造成傷害,因此我們可以開發一種中間地帶作為解決方案。例如,我們可以建立、擴大保護區和庇護所,在這些保護區和保護區中,動物有絕對的自由,而人類可在必要時出現,為他們提供幫助。

此外,在構建新造氧森林和種植農業系統時,我們可以開發一種人性化方式,合理管理在那里生活的野生動物。

當進行基礎設施改造時,也可以考慮動物福利。例如,我們可以在走廊,立交橋,建筑物和路燈旁建立動物棲息地,減少動物碰撞的風險。

我們還可以擴展以種植業為基礎的城市農業系統,以增加本地就業機會,美化公共場所,凈化空氣,促進糧食安全,同時還為野生動物提供了棲息地。

我們還可以支持相關的政策改進。例如,當我們改善教育體系時,我們可以投入一些關于動物及其生存環境、以及我們如何保護他們的課程;我們還可以進行機構的改進,例如,紐約市雇用了一個動物福利聯絡官,還開設了一個動物福利辦公室。當然,僅此本身并不能確保它能充分代表所有動物的權益,但這至少能確保某些人被賦予了代表動物發聲和做出決定的權利。

在整個過程中,重要的是要在規避風險和承受風險之間取得平衡。由于我們已經對動物造成了傷害,我們無法選擇不進行干預。唯一的問題是,我們的干預何時才能從完全出于“自私”轉變為至少部分地“無私”。

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沒有截止日期,只有不同的氣候問題有不同的截止日期。但無論我們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設定怎樣的截止日期,我們都應努力在期限內做到,同時還要滿足人類和動物共同需求。

人為造成的氣候變化既是威脅,也是機遇。它將使地球發生整體性的改變,讓數十億人類和五百萬億非人類生物面臨各種風險和傷害。但氣候問題一面向我們展示了我們當前系統的局限性,一面也表明了我們對新系統的需求,即,在以一國,一代、一物種之內,以及跨國,跨代、跨物種之間共同生活的新方式。當我們開始構建這個系統,我們就有機會為每個參與其中的人提供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我們應該行動。

原文鏈接:https://aeon.co/essays/we-cant-stand-by-as-animals-suffer-and-die-in-their-billions

原文標題: All we owe to animals

原文作者: Jeff Sebo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