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勢很簡單 / 待分類 / 塔利班有多壞,塔利班能走多遠?

分享

   

塔利班有多壞,塔利班能走多遠?

2020-10-11  局勢很簡單

中東那些著名的恐怖組織對我們而言好像沒多大感覺,盡管他們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行,我們身邊很少聽說有人因為這些罪行而抗議或譴責他們,原因或許是因為這些人很少傷害我們中國人,同時我們也沒有抗議的習慣。同樣的對于塔利班這個極端組織,或許大家也不是那么恨他們,在網上看看他們灰頭土臉衣冠不整的照片,說不定還會產生一點憐憫之心,那為了拉一點仇恨值,我們先給大家講一個故事。

在阿富汗的巴米揚省巴米揚市有一個叫做巴米揚山谷的地方,那里的山崖上有一些存在了上千年的佛像,其中最著名的要數高達53米的巴米揚大佛。巴米揚大佛年代久遠,它不但看到了唐代高僧玄奘去印度取經的時候從它面前虔誠地走過,還目睹了無數僧人圍坐在它周圍談經論道的熱鬧場面。

(阿富汗巴米揚大佛)


時間到了2001年的3月份,塔利班的首領奧馬爾下達了炸毀巴米爾大佛的命令。炸毀一座雕像比起打仗要容易并且安全,狂熱的塔利班成員們開著坦克拉著大炮浩浩蕩蕩聚集到巴米揚山谷,朝著大佛開始狂轟濫炸。但是這么做的效果并不理想,以前的建筑質量相當靠譜,大佛沒有像預料中的那樣轟然倒塌,反倒是他們寶貴的彈藥消耗了不少;見此情景這些暴徒們修改了方案,他們拿著槍強迫巴米揚山谷的農民們爬上梯子在大佛身上打洞,然后塞入炸藥引爆,一塊一塊地炸掉。

這種破壞連著進行了一個月,最終把這尊大佛炸成了幾百噸砂石碎塊,完事后塔利班成員們殺牛宰羊慶祝他們為安拉清理了門戶,折騰完后絕塵而去。塔利班毀滅大佛的手段是非常野蠻的,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可以聯想一下從古至今對死刑犯的處決,那種反復折磨犯人讓他在痛苦中死去的方法是野蠻而落后的,比如凌遲或車裂。塔利班對巴米揚大佛的毀滅就采用了類似凌遲的方法,想必那一個月每個知道此事的佛教徒和文物愛好者心里都在滴血。一個經歷了一千多年風雨的大佛就此從人間消失,想看也看不到了。


大佛被炸毀之后過了5個月,塔利班的好朋友基地組織劫持客機撞毀了美國世貿大樓,干出了震驚世界9.11恐怖襲擊案。憤怒的小布什召集盟友組成聯軍在一個月后進入阿富汗,發動了阿富汗反恐戰爭,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塔利班趕出了首都喀布爾。這個從1996年開始統治了阿富汗長達5年的政權就這樣走下了神壇,從此淪落成了一支反政府武裝,至今都在和阿富汗政府以及駐阿富汗美軍打游擊戰。

(巴米揚大佛變成了一堆土塊)


上個禮拜六的中午12點,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市區滿大街都是尋找飯館吃飯的人群。幾個塔利班的武裝分子搞了一輛救護車拉著一車炸藥朝著市區的一家醫院開去,他們對安全檢查人員撒謊說需要把車里的病人緊急送往醫院,這輛車在第二道安全檢查點那里被引爆,巨大的爆炸聲讓半個街區的人瞬間失去了聽覺,等耳朵可以辨識聲音之后,看到的是滿地的尸體,聽到的是各種哀嚎和慘叫。

這次恐怖襲擊的傷亡數字一直在變,目前已經奪去了103人的性命,同時有超過230人受傷。死亡的人已經痛苦地離開了人世,一同帶走的還有內心的各種遺憾;而傷者還要痛苦地生活下去,他們當中很多人的命運將因為這一次爆炸案而改變,不會變好只會變得更差。

塔利班的這種行為總是讓人難以理解,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非要做一個殘害普通人的恐怖組織呢?

1994年,曾經在阿富汗戰爭中抵抗過蘇聯人的老兵奧馬爾復員后在坎大哈的一個宗教學校當校長,他的任務除了管理學校外還要到講臺上給學生們講經。那個時候阿富汗戰爭已經過去了5年,蘇聯早已解體,阿富汗國內處在軍閥割據民不聊生的內戰狀態,奧馬爾的校長工作也不好做,時不時受到當地軍閥的騷擾。有著知識分子情懷和軍人熱血的奧馬爾一怒之下帶著學生軍沖出學校,干掉了當地的軍閥首領,從此走上了武裝革命的不歸路。

(被逮捕的塔利班成員)


那之后塔利班打著“消滅軍閥、恢復和平、重建家園”的革命理念南征北討,所到之處都會得到當地人的夾道歡迎,他們盼望著塔利班能結束內戰解放全國。在這樣的大好局面下塔利班用了兩年時間就控制了阿富汗90%的領土,并在首都喀布爾建立了一個新的政權: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那個時候是塔利班那伙人的人生巔峰,但是后來他們讓支持者們失望了,塔利班的統治和管理非常糟糕,這個政權殘酷地存在了5年時間,在最后一年炸毀了巴米揚大佛,然后重新被打回到了邊遠地區。

在伊斯蘭教的眾多理論派系里,有一種叫瓦哈比派,還有一種叫薩拉菲派,這兩種派系比較特別,他們講究的是一切回到過去,提倡復古和返璞歸真,要求信徒們對《古藍經》一字不改地學習。復古就意味著大家的衣食起居就要變成古人的那個狀態,那個時候沒有電視手機報紙和雜志,所以這些東西全部都要廢除;那個時候男人留著大胡子包著頭巾,那個時候女人渾身裹著長袍不工作不上學不外出,只負責在家生孩子帶孩子。如果不遵守這些反文明的生活方式,那么就要受到懲罰,懲罰的手段也是從古人那兒學來的:用皮鞭抽、用石頭砸、用火燒、從高處推下去摔等等。

就目前而言,中東的伊斯蘭極端組織都多多少少吸收了瓦哈比派和薩拉菲派的主要理論,比如基地組織、伊斯蘭國、塔利班,它們差不多都是復古派理論的忠實粉絲。而頭頂著理想主義光環,肩負著和平統一使命的塔利班在進入喀布爾并建立了新政權后,就在全國發起了原始落后并且反人類的復古主義運動。塔利班對伊斯蘭教的絕對忠誠使得他們眼里容不下任何其他宗教和信徒,殘害事件時有發生,巴米揚大佛也是因此被他們毀掉的。

(購買飾品的阿富汗婦女)


被趕出京城的塔利班并不死心,畢竟曾經嘗試過權力的滋味,而且內心依舊對自己的理念非常自信,所以他們十幾年來從未放棄卷土重來的可能。那么活動的經費從哪兒來呢?雖然阿富汗有儲量非常豐富的礦產資源,但是塔利班顯然沒有能力和耐心開采變現,他們也沒有伊斯蘭國那樣的運氣可以控制油田倒賣石油,塔利班的主要經費來自毒品的種植和貿易,有了經費后再招兵買馬攻城略地推廣復古主義生活,同時跟現在的政府斗爭,給他們制造各種麻煩。
從當初的理想主義團隊淪落到一個身上背著毒販子、綁架勒索的匪徒以及恐怖分子等這些很難聽的罪名,或許塔利班自己也恨得不行,不過為了偉大的理想可以暫時背負一些不好的東西,革命成功之前有點黑歷史似乎也說得過去。塔利班因為做了很多殺人放火的事情所以越來越像一個恐怖組織,但是他們終究不是那種見人就砍的恐怖分子團隊,其實每一次恐怖襲擊都是沖著政府辦公機構去的,但并不是每次襲擊都能在預定地點發生,動手之前他們也從不疏散人群,為了圣戰而亡在他們看來是光榮的。

塔利班的所做作為就注定了他們是沒有前途的,雖然普通人不是他們的目標,但是他們經常傷害普通人;一旦他們再次進入首都,全國人民又得跟著他們過古人的清苦生活,這個一般人受得了啊,所以塔利班的民意基礎注定高不到哪兒去;另外塔利班不但綁架外國人,還跟國際上的毒販子們做生意,這又讓他們在外面的名聲也不好,很難得到輿論支持。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塔利班會作為一個不受人待見的反政府武裝繼續存在下去。

(喀布爾爆炸案現場)


當然這種存在不會是永久的,有朝一日阿富汗政府能把經濟搞上去,等他們手里有閑錢并且訓練出一支強大的軍隊的時候,就可以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剿匪戰爭,將塔利班徹底消滅干凈,這個是塔利班最擔心的事情,所以他們會絞盡腦汁阻止和破壞現在阿富汗政府的工作,于是恐怖襲擊活動也就沒完沒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