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如煙 / 待分類 / 唐末版的鴻門宴,唐昭宗的困獸之斗,卻終...

分享

   

唐末版的鴻門宴,唐昭宗的困獸之斗,卻終未改變亡國之君的命運

2020-09-17  青史如煙

    天佑元年正月,大雪一連下了好幾日,長安城外的官道之上,覆滿了厚厚一層霜雪,漫天的風雪之中,一匹驛馬正艱難地涉雪前行,而隨著這匹驛馬的弛入,千年長安的國都命運,也自此敲響了喪鐘。

    元日才過,宰相崔胤及鄭元規、皇城使王建勛、飛龍使陳班、閣門使王建襲、客省使王建乂、前左仆射上柱國河間郡公張浚等一眾朝臣,便被汴軍挨家挨戶給揪了出來,悉數被拉到當街處死,而面對如此血腥的恐怖氣氛,大唐的朝堂之上,再也沒有人敢違抗梁王朱溫的意愿,看著滿朝沉默的臣子們,唐昭宗李曄的心漸漸沉到了谷底,大唐如今還有救嗎?

    驛使帶來了一封奏表,汴梁方面上表“請求”遷都,要求雖然很突兀,但此刻,滿朝文武卻沒有任何人敢異議了,一時間,長安建筑被悉數拆焚、人口盡數遷往洛陽,看著昔日光輝無限的長安,在自己面前化成煙云灰燼,唐昭宗的心在滴血,沒想到,自己爭了一輩子,卻到頭來,成為了亡國之君。

    難道真的沒有別的法子了嗎?

    無人救唐室,皇帝只能自救

    唐昭宗這個皇帝,不是個昏君,但命不好,生在了大唐崩塌的前夕,雖然命運不濟,但唐昭宗登基之后,一直想要奮發圖強,振興基業,只是屢次努力都終歸失敗,最終難以挽回大廈將傾之勢。即便做為一位帝王唐昭宗很失敗,但一腔雄心壯志的他,讓其接受做亡國之君這種事情,確實很難。

    因此,在離京之前,他向淮南、西蜀、河東、鳳翔等藩鎮分別發出密令求救,希望能夠有人能站出來,拯救即將危亡的大唐。

    三月丁巳,唐帝遣間使以絹詔告難于我及西川、河東等,令糾率籓鎮,以圖匡復。詔有云:“朕至洛陽,則為全忠所幽閉,詔敕皆出其手,朕意不得復通矣?!?/p>

    然而,那可是剛剛打趴河東、屠了淄青、弄殘鳳翔的汴軍,天下群雄,又有誰敢真的站出來,去為唐室主持公道。面對無人響應的尷尬,萬般無奈的唐昭宗最終決定,求人不如求己,這事兒,還得自己干!

    卑微的皇帝和皇后

    二月,皇帝的車駕從長安出發,抵達陜州,附近的朱溫也從河中行營趕來朝見,雖然朱溫的作風很強勢,但此刻他還沒有做好廢除皇帝、改朝換代的準備,因此,在對待君王的表面禮儀上面,朱溫依然不敢有絲毫馬虎。

    君臣見面,明明各自心懷鬼胎,卻偏偏表現出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朱溫首先對讓唐昭宗搬家進行了解釋,都怪鳳翔李茂貞這個壞家伙,發兵逼迫京師,京師在長安太危險,老臣也不能每次都入關平叛吧,還是讓您來我這邊,安全些,就是麻煩皇帝了。

    “李茂貞等竊謀禍亂,將脅迫乘輿,老臣無狀,請陛下東遷,為社稷大計也?!?/p>

    唐昭宗聽這話,肯定心里直犯惡心,上次把岐軍給打得,到現在李茂貞恐怕想起朱溫還要做噩夢,拿這個原因來潑臟水,實在是睜著眼說瞎話,但自己能怎么說呢?當面揭穿也于事無補,只能多加寬慰,難為愛卿想的周到,朕真是感激不盡呀。

    唐昭宗不僅賞賜朱溫酒器衣物以示恩寵,還將其拉到寢宮之內話家常,這是陜州,朱溫勢力范圍,因此朱溫沒有多想,進了寢宮,而面前的何皇后更是熱情,一面套近乎,一面卑微地說以后我和皇帝去你那里了,這今后可都要靠您了。

    看著皇帝、皇后都這種態度,朱溫確實飄了,他覺得,皇帝和皇后這邊看來確實沒了指望,自然也只能認命,今后對自己俯首聽命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滋味真是太爽了。

    然而,朱溫也沒有料到,一直玩鷹,這次卻差點兒被鷹啄了。

    一場危機四伏的宴會

    過了幾日,朱溫要提前回洛陽準備遷都事宜了,臨行前,唐昭宗照慣例在內廷開了宴席,送別朱溫,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然而朱溫也沒有想到,這頓飯吃得真是提心吊膽,自己差點兒都沒命出來。

    因為是內宴,所以朱溫所帶的護衛都在宮殿之外守護,宴會之上,只有內臣和侍候的宮人在殿內,理論上來講,只有朱溫和幾個外臣算是外人,其他的人都是唐昭宗的人,朱溫和唐昭宗的實力,在這個小小的宮殿之內,發生了徹底改變,在這方天地之內,唐昭宗在這里占據著絕對優勢。

    這對于唐昭宗來說,是一次絕佳的機會,一次挽救大唐危亡的最后時機,殺掉朱溫,憑借王者之威號令眾軍士,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小,而且一旦錯過今天這個機會,等下次雙發再在洛陽見面,自己可就是以“軟禁囚徒”的身份與朱溫相見了。

    當晚的宴會氛圍很詭異,看似熱鬧的宴會之上,時常有宮人在皇帝耳邊附語,兩側的帷幕低垂,周邊伺候酒宴的四五個宮人站在朱溫的左右,寸步不離。

    朱溫還沒有意識到不對,而旁邊的大臣韓建卻看出來了,韓建當年也曾劫持過唐昭宗,但以區區華州之地,想玩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大活兒,天真了點兒,最終被李克用揍得鼻青臉腫。

    而朱溫入關之后,更是直接讓韓建選擇,投降還是投降?沒得選,在絕對實力之下,韓建徹底倒向了朱溫,而面對此次唐昭宗的鴻門宴,看出眉目的韓建在酒桌底下,悄悄地捏了捏朱溫的后足,我們知道唐代時期,椅子還沒有普及,因此大多數人都是席地而坐,因此,韓建捏朱溫后足的行為,比較隱蔽。

    朱溫是什么人?那也算得上是人精了,此時被韓建這么明顯提醒,自然立即醒悟,看到周邊身材魁梧的宮人,朱溫的汗都下來了,這要唐昭宗真的玩陰的,該怎么辦呢?

    驚慌之際,朱溫奪門而出,殿內太危險,失儀雖然罪大,但保命要緊,而面對朱溫的突然離席,唐昭宗想擒殺朱溫的打算也徹底破滅,看著朱溫匆匆消失在殿門之外的背影,唐昭宗的酒杯跌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這一刻,他知道,大唐真的完了。

    經過這一次鴻門宴,唐昭宗以后在洛陽之時,再叫朱溫去赴宴,朱溫就再也不去了,關系直接崩了,以至于唐昭宗無奈地說,你不來,至少讓敬翔(朱溫首席謀臣)來也行呀,朱溫想了想,最后的答復是,敬翔也來不了,他出差了。

    君臣相疑如此,也難怪最后朱溫會急不可耐地命人殺掉唐昭宗了,也許在唐昭宗臨死之際,真的會非常后悔,當初在陜州,自己為什么不早點兒動手?那樣的話,或許歷史真的可以不一樣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