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不和尚 / 待分類 / 詩詞的用典和代語-詩詞創作小講(11)

分享

   

詩詞的用典和代語-詩詞創作小講(11)

2020-08-27  六不和尚

玩轉詩詞

和尚有話說

 

      用典就是在詩中運用典故,亦即引用古人的言論或事跡以增強詩歌的表現力?!段男牡颀垺な骂悺肪褪菍iT討論用典的。用典在古典詩文論著中也稱“用事”或“使事”。

《詩藪·內編》卷四說:“詩自模景述情外,則有用事而已。用事非詩正體,然景物有限,格調易窮,一律千篇,只供厭飫。欲觀人筆力材詣,全在阿堵中。且古體小言,姑置可也;大篇長律,非此何以成章?”

      詩人的才力是否全表現在用典之中?胡氏此言似可商榷,也許說得有點過分。

      全篇不用典故而為人稱道的詩也是不乏其篇的,如杜甫《春夜喜雨》就未用一個典故。正如沈德潛《說詩晬語》卷下所說:“援引典故,詩家所尚,然亦有羌無故實而自高、臚陳卷軸而轉卑者。”但是,用典的確關乎詩的成敗,是不可忽視的問題。

      詩中用典的位置無定,五律和七律以尾聯用典較為常見。

如:宋之問《度大庾嶺》:

度嶺方辭國,停軺一望家。

魂隨南翥鳥,淚盡北枝花。

山雨初含霽,江云欲變霞。

但令歸有日,不敢怨長沙。

     尾句以西漢賈誼被貶長沙王太傅自況。

李白《贈錢征君少陽》:

白玉一杯酒,綠楊三月時。

春風余幾日,兩鬢各成絲。

秉燭惟須飲,投竿也未遲。

如逢渭水獵,猶可帝王師。

     《史記·齊太公世家》:“西伯(按,即后來的周文王)將出獵,卜之,曰:‘……所獲霸王之輔?!谑侵芪鞑C,果遇太公于渭之陽,與語大說(同“悅”)……載與俱歸,立為師?!庇帧妒酚洝ち艉钍兰摇罚骸俺鲆痪帟?,曰:‘讀此,則為王者師矣?!崩畎子眠@兩個典故于尾聯,意思是說,錢少陽如果得到朝廷重用,還可大有作為。

        至于頸聯的“秉燭”和“投竿”是借用古代詩文中的現成 詞語(《宋書·樂志三》載古詩《西門行》:“晝短而夜長,何不秉燭游?”《莊子·外物》:“投竿東海,旦日而釣”),既可看成是一種寬泛的用典,也是代語(“秉燭”代夜,“投竿”代隱居)。

又《送友人入蜀》:

見說蠶叢路,崎嶇不易行。

山從人面起,云傍馬頭生。

芳樹籠秦棧,春流繞蜀城。

升沉應已定,不必問君平。

      《漢書·王貢兩龔鮑傳》:“蜀有嚴君平……卜筮于成都市……裁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則閉肆下簾而授《老子》?!痹娭惺莿裼讶讼嘈抛约旱拿\,不必去求卜問筮。

杜甫《曲江陪鄭八丈南史飲》:

雀啄江頭黃柳花,鵁鸂鶒滿晴沙。

自知白發非春事,且盡芳尊戀物華。

近侍即今難浪跡,此身那得更無家?

丈人才力猶強健,豈傍青門學種瓜?

      《史記·蕭相國世家》:“召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貧,種瓜于長安城?!薄度o黃圖》卷一:“長安霸城門,其色青,故曰青門。秦東陵侯邵平隱居于此,種瓜五色?!?/span>

      律詩尾聯常用典故的原因,在于尾聯以結意不盡、涵意雋永深刻為佳,而典故用得恰當,就可以起到這種作用,從而增強詩歌的藝術感染力。

      前代詩家對詩歌中的用典有所謂“僻事實用、熟事虛用”之說,又有“實事活用”“熟語新用”之說,還有“死事活用”或“死典活用”之說,其意蓋相近。

    “僻事”也是一種“死典”,施補華舉到一個“死典活用”的例子:

杜甫《禹廟》:

禹廟空山里,秋風落日斜。

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

云氣生虛壁,江聲走白沙。

早知乘四載,疏鑿控三巴。

      這是杜甫流寓川東時在忠州所作?!八妮d”指舟、車、撬、樏,據說大禹靠這四種交通工具到處奔波治水?!叭汀奔唇翊|一帶,晉人郭璞《江賦》:“巴東之峽,夏禹疏鑿?!笔┦纤Q道者即頷聯的用典。

      《尚書·禹貢》記載禹治理洪水后,“島夷”之民“厥包橘柚”,把包好的橘柚敬獻給禹?!睹献印る墓隆酚涊d大禹治水說:“禹掘地而注之海,驅蛇龍而放之菹(水草之澤),水由地中行,江、淮、河、漢是也。險阻既遠,鳥獸之害人者消,然后人得平土而居之?!薄蹲髠鳌は骞荒辍罚骸吧钌酱鬂?,實生龍蛇?!币嗾嫌谑拙洹坝韽R空山里”的實況。

       詩里巧妙地用了這幾個不能不說是生僻的典故,表達了詩人對夏禹治水功績的歌頌;同時,“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又形象地描繪出空山古廟里的典型景象。這就是“實用”。

         胡應麟《詩藪·內編》卷四稱贊此二句是“杜用事入化處”。他說:“然不作用事看,則古廟之荒涼,畫壁之飛動,亦更無人可著語。此老杜千古絕技,未易追也。”這也就是宋人劉攽《中山詩話》所說的“能令事如己出,天然渾厚?!被蛉缢稳酥茏现ァ吨衿略娫挕匪f:“凡詩人作語,要令事在語中,而人不知。

      周氏所舉杜甫詩例“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即化用《史記·天官書》句“天一、槍、棓、矛、盾動搖,角大,兵起”,暗含用兵之意。

    如果是典故而僻用,即典故非注釋不能使人明白,甚至加注釋也不能使人了然,這種典故就最好不用。清人袁枚《續詩品》“選材”下說:“用一僻典,如請生客。如何選材,而可不擇?”《詩藪·內編》卷四認為:“用事之僻,始見商隱諸篇?!?/p>

如李商隱的《錦瑟》一詩: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此詩以其詩意之美而享有盛名,但說此詩者,自宋以來就紛紜莫定,至今看法仍不統一。難怪金代元好問《論詩絕句》說:“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瑟怨華年。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贝嗽姴浑y在用語,其中的用典人們也能指明出處。

      如“莊生”句出《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span>

      “望帝”句的出處更多,如漢代揚雄的《蜀王本紀》(《太平御覽·羽族部四》引)、晉常璩《華陽國志·蜀志》及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江水》引《本蜀論》等。據說戰國時期蜀國君王望帝,死后化為杜鵑?!皽婧!本?,晉張華《博物志》卷九:“南海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能泣珠?!薄八{田”句蓋亦有所本。宋王應麟《困學紀聞》卷十八記有唐人戴叔倫“謂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的話,宋葉夢得《石林詩話》卷下亦記此事,作“詩人之詞,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戴早于李商隱。

       問題不在于詩中這些典故本身的意思和出處,而是詩人運用它們于詩中到底是要表達什么情意,使人難以捉摸。因此,“僻典”之“僻”,不僅是指使用頻率之低,也指運用于詩中后含義的僻奧難解。清人黃子云《野鴻詩的》說:“自漢以迄中唐,詩家引用典故,多本之于經、傳、《史》《漢》,事事灼然易曉。下逮溫(庭筠)、李(商隱),力不能運清真之氣,又度無以取勝,專搜漢、魏秘書,括其事之冷寂而罕見者,不論其義之當與否,擒剝填綴于詩中,以夸耀己之學問淵博?!贝嗽捨疵庥悬c近于刻薄,對溫、李的評價也不盡中的,但就其用典之僻而言,黃氏的話也不無道理。

    至于“熟語新用”或“熟事虛用”,詩中則為例甚多。

如:高適《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嗟君此別意何如?駐馬銜杯問謫居。

巫峽啼猿數行淚,衡陽歸雁幾封書?

青楓江上秋帆遠,白帝城邊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暫時分手莫躊躇。

      頷聯上下句皆用古代詩文中常用的熟典?!端涀ⅰそ罚骸埃ㄈ龒{)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清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span>

      宋王象之《輿地紀勝·荊湖南路·衡州》:“(回雁峰)在州城南?;蛟谎悴贿^衡陽,或曰峰勢如雁之回?!庇帧稘h書·蘇武傳》(附《李廣蘇建傳》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書?!崩钌俑ā吧俑睘榭h尉)貶峽中,正與巫峽相合;王少府貶長沙,亦與衡陽地域相屬,兩個典故用在這里十分切合。

       而“啼猿數行淚”與“歸雁幾封書”卻是虛寫,與上面舉到的杜甫《禹廟》中的“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具有實寫性質不同。高適詩的上句是用來說明峽中荒涼,令人生悲,而悲哀者固然有被貶的李少府,也有因友人被貶僻遠之地而感到悲傷的作者。下句用問句形式寫出,實際上是說自己與友人遙相阻隔,難通音訊。    

      這便是“虛寫”或“虛用”,也就是一種活用,因為詩人的用意并不在典故的字面上,并不實指巫峽啼猿、衡陽歸雁事物本身,不是如《水經注·江水》那樣記實。清人沈德潛也十分稱道一個“實事”“死事”而能“虛用”“活用”的詩例:

清王丹林《悼亡妹》:

十年兄妹悵離居,惡問驚傳涕淚余。

急雪罷吟檐外絮,大雷空寄袖中書。

塞鴻影斷鄉關遠,墓草痕生奠饋虛。

寶瑟凝塵長簟冷,潘郎憔悴欲何如?

      頷聯上句用《世說新語·言語》及《晉書·列女傳》所載謝安侄女謝道韞的典故。道韞富于才智,她以“柳絮因風起”來詠雪,備受謝安賞識。下句用南朝宋人鮑照《登大雷岸與妹書》這一典故,且鮑氏之妹令暉亦有文才。上句是說再也見不到妹妹的才華了,下句是說冥世難通音訊(“大雷”是地名,與“急雪”對,是借對)。而“雪”上加一“急”字,又借用地名“大雷”的另一意義(巨大的雷聲),兼表了作者對妹妹去世的驚痛與震撼。

       沈德潛說:“昔人論詩,實事貴虛用,死事貴活用。道韞詠雪,明遠(鮑照)寄書,實事死事也,用‘罷吟’‘空寄’四字則虛且活矣。悲悼之語出以悃款,其情自深?!?/p>

        明費經虞《雅論》“用事”下引陳氏云:“用事之法,有正用者,故事與題相同是也;反用者,故事與題相反也;借用者,故事與題絕不相類,以一端相近而借之也;暗用者,用故事之語而不顯其名跡,此善用事者也;泛用者,取稗官小說、俗語戲談、異端鄙事為證也。凡用事但可用其事意,而以新意融化。

      所謂“反用”,就是把古語古事反其意而運用于詩中。

    如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羞將短發還吹帽,笑倩旁人為正冠。詩中反用孟嘉不以落帽為意的典故。

     《晉書·孟嘉傳》:“嘉為桓溫參軍,九月九日溫游龍山,參僚畢集。有風至吹嘉帽墮落不覺?!?/p>

      宋楊萬里在《誠齋詩話》中說:“孟嘉以落帽為風流,少陵以不落為風流,翻盡古人公案,最為妙法?!睏钊f里把這種情況稱為“翻案法”。

      他舉了一些詩例后說:“予友人安福劉浚字景明《重陽詩》云:‘不用茱萸仔細看,管取明年各強健?!么朔ㄒ??!边@就是反用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之詩句。

 又如:李商隱《哭劉司戶蕡》:

路有論冤謫,言皆在中興。

空聞遷賈誼,不待相孫弘。

江闊惟回首,天高但撫膺。

去年相送地,春雪滿黃陵。

     李商隱視為師友的劉蕡因被宦官嫉恨,貶柳州司戶而卒。頷聯上句用賈誼受朝臣排斥貶為長沙王太傅之事比喻劉的被貶,而下句卻是反用西漢公孫弘的典故。

      《史記·平津侯主父列傳》:“太常令所征儒士各對策,百余人,弘第居下,策奏,天子擢弘對為第一……左右幸臣每毀弘,上益厚遇之……卒以弘為丞相,封平津侯?!惫珜O弘的對策名次本居下,而天子擢升為第一,并力摒權臣對公孫弘的詆毀,最終任命他為丞相。

      李商隱反用這個典故,正襯托出劉蕡在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科的考試中,提出中興之策,極陳宦官之弊,反遭貶斥而死的不公平待遇。

    這種對比,由這一典故的反用而得到充分的表現。因此,可以這樣說,反用典故的修辭效果主要就在于襯托和對比,有時它比正用典故含有更深刻的內容。

    反用典故有時還可產生推陳出新、別生機趣的效果。

        如清張廷璐《南歸》:“門為看山寧用杜?車還駕鹿不須懸?!庇霉湃四昶呤爸率恕保◤墓賵鐾藲w)懸車(將行車廢置)的典故,這里反用,說自己還可以用車駕鹿游山,過歸隱生活也不必懸車。

      沈德潛《清詩別裁集》卷二十四說:“杜門懸車,歸田后常語也,一經翻用,便覺生新?!庇秩缜迦送蹉 端蜅钗氖灞鄙稀罚骸耙芽词竦婪请y上,誰說長安不易居?”上句反用李白《蜀道難》,下句反用唐顧況調笑白居易名字的話:“長安米貴,居大不易?!?span style="color: rgb(249, 110, 87); box-sizing: border-box;">詩中反古人之意而加以創造,使人倍感新穎有致。

      至于“借用”,誠如《雅論》所引,典故與詩的主題有相似又不相似之處。

      如杜甫的古體詩《新婚別》首二句:“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薄段倪x》卷二十九所載古詩有“與君為新婚,兔絲附女蘿?!蓖媒z(一種蔓生植物)附于女蘿(一說即兔絲;一說為松蘿,地衣類植物),比喻得其所。而杜甫借用這一詩句,卻改為“附蓬麻”,以比喻女子嫁與征夫的遺憾,所以下句說“引蔓故不長”。

       這種用典由于只借用了原典的語意而且經過了較大的改造,原典與杜詩的主題不相同,所以給人一種似用典非用典的感覺。

      又如王維《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薄墩撜Z·微子》:“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薄拔辶敝柑諟Y明,曾著《五柳先生傳》以自況。王維詩中借用這兩個不同時代的人和事,加以改造?!墩撜Z》上并未說“接輿醉”,且本是“歌而過孔子”;詩里卻說他“狂歌五柳前”,以此來表現自己和裴迪的曠達不拘。

    宋范晞文《對床夜語》卷四引前輩云:“詩家病使事太多,蓋皆取其與題合者類之,如此乃是編事,雖工何益也。

其舉詩證即李商隱《人日》:

文王喻復今朝是,子晉吹笙此日同。

舜格有苗旬太遠,周稱流火月難窮。

縷金作勝傳荊俗,翦采為人起晉風。

獨想道衡詩思苦,離家恨得二年中。

      與用典近似而又不完全相同的是“代語”的運用。

     代語是以與人、事、物有關的詞語代替其人、其事、其物,在詩中則多是以比較具體、形象、新穎、生動的字眼代替通常的說法。從稽古這一角度看,不少代語也可以說是一種用典,故前人亦多以用典視之。

       但代語所側重的并非這個典故本身所包含的意義,而是重在指稱。

如孟浩然《彭蠡湖中望廬山》:

太虛(代天)生月暈,

舟子知天風。

掛席(代揚帆)候明發(代黎明),

渺漫平湖中。

中流見匡阜(代廬山),

勢壓九江雄。

黤黕容霽色,

崢嶸當曉空。

香爐初上日,

瀑布噴成虹。

久欲追尚子,

況茲懷遠公。

我來限于役,

未暇息微躬(代身)。

淮海(代揚州)途將半,

星霜(代一年)歲欲窮。

寄言巖棲者(代隱士),

畢趣當來同。

      如果缺乏一定古代漢語知識,或者平素閱讀古典詩文不多,對詩中的這類代語就會難以理解,甚至可能導致誤解,從而影響對詩意的正確領會。對于代語,如果缺乏這方面的知識,應多查閱古漢語詞典。

      代語的適當運用,能夠增強詩意和語言的表達能力,增添詩的藝術色彩。

      如李白有名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比绻汛Z“帆”換為“舟”,詩的意境就差多了。

     又如杜牧《江南春絕句》:“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如果把代語“綠”換為“葉”,“紅”換為“花”,這詩也就大為減色了。

      所以宋人沈義父《樂府指迷》說:“煉句下語最是緊要,如說桃,不可直說破桃,須用‘紅雨’‘劉郎’等字;如詠柳,不可直說破柳,須用‘章臺’‘灞岸’等事。又用事,如曰‘銀鉤空滿’,便是書字了,不必便說書字;‘玉箸雙垂’,便是淚了,不必更說淚。如‘綠云繚繞’,隱然髻發;‘困便湘竹’,分明是簟。正不必分曉如教初學小兒,說破這是甚物事,方見妙處。

       沈氏的話雖是就詞而言,但與詩也有共同之理。代語多是以修飾形容比擬之詞代事物本身,如《南齊書·孔稚珪傳》記孔把蛙鳴比擬為“兩部鼓吹”(有坐、立兩部樂隊演奏的音樂,頗有氣勢),后人詩中就有用“兩部鼓吹”代蛙鳴的。如陸游《久雨排悶》:“老盆濁酒且復醉,兩部鼓吹方施行?!?/p>

        但是,用代語與用典一樣,不宜使用過分生僻的字眼?!对娝挕ね饩帯肪硭恼f:“段成式《酉陽雜俎》有‘天咫’‘玉格’‘壺史’‘貝編’等目,淹貫者不能得其要領。然唐人如徐彥伯,以龍門為虬戶,金谷為銑溪,竹馬為筱驂,月兔為魄兔。變易故常,求取新特,一時效仿,謂之澀體。非紀載明白,后人何自知之?成式《酉陽》篇目,當亦此類耳?!?/p>

      清人袁守定《占畢叢談》卷五舉到更多的詩例:詩嫌空腔,不能不用典實,然有可用者,有盡可不用者。如沈佺期詩“芳春平仲綠”,“平仲”,木名。蘇詩“略彴橫秋水”,“略彴”,獨木橋也。黃山谷詩“霜林收鴨腳,春網薦琴高”,“鴨腳”,木名;“琴高”,魚名。龐鑄詩“青奴初薦枕,黃奶亦升堂”,“青奴”,竹夫人也;“黃奶”,晝睡也。林和靖詩“草泥行郭索,云木叫鉤辀”,“郭索”,蟹也;“鉤辀”,鷓鴣也。

       蘇文忠《雪詩》“凍合玉樓寒起粟,光搖銀海眩生花”,蓋道家以兩肩為玉樓,以目為銀海也。近日王阮亭《山水圖》詩“長林巨壑來畏隹”,“畏隹”,山阜貌。又《送陶季》詩“中冠支離三百顆”,“中冠”,荔子也。又《賜金園圖》詩“龍公鸞尾嘯煙雨,鹿角鼠須飽霜霰”,“龍公”,松也;“鸞尾”,竹也;“鹿角”,墨也;“鼠須”,筆也。

      挦扯此等語有數?。悍亲⒉幻?,病一;替身字,病二;用古太痕,病三;頗近纖巧,病四;有損詩品,病五;有意賣弄腹笥,病六;與郝參軍“娵隅躍清池”無異,病七。自應以不用為高。

       這些代語當然都有其來歷(如“郭索”出《太玄》),然而十分冷僻。如其中舉到的蘇軾《雪后北臺書壁二首》之二“凍合玉樓寒起粟,光搖銀海眩生花”,注家謂道經以玉樓指肩,以銀海指眼,但不知出自道教何書,只好說:“相傳有此說?!币灿腥苏J為“只是地如銀海、臺似玉樓耳”,否認是用代語。

      此外,代語也不宜用得過多過濫。近人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節引上面沈義父的一段話后,批評沈氏“若恐人不用代字者。果以是為工,則古今類書具在,又安用詞為耶?宜其為《提要》(按,指《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所譏也?!蓖跏险J為:“蓋意足則不暇代,語妙則不必代。”這話雖是針對詞中的代語而言,但也適用于詩中代語的運用,是頗有見地的。

    還有一種較為特殊的代語,這是割裂古語中的詞語或熟語,用上下文里的其他詞語代替所指稱的詞語。

      如:杜甫《贈太常張卿垍》:友于皆挺拔,公望各端倪。

又《岳麓山道林二寺行》: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鳥山花吾友于。

《尚書·君陳》:“惟孝友于兄弟?!倍旁娭幸浴坝延凇贝值?。

    高適《苦雨寄房四昆季》:君門嗟緬邈,身計念居諸。

    《詩經·邶風·柏舟》:“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居”“諸”在《柏舟》中本是語氣詞,高適詩中用為“日月”的代語。

    陸龜蒙《奉酬襲美先輩吳中苦雨一百韻》:只垂青白風,凜凜自貽厥。

《尚書·五子之歌》:“有典有則,貽厥子孫?!薄对娊洝ご笱拧の耐跤新暋罚骸霸r厥孫謀,以燕翼子?!薄百O”(也作“詒”)是“留給”的意思,“厥”是代詞,相當于“其”。陸詩中用“貽厥”代子孫。

     唐彥謙《長陵》:耳聞明主提三尺,眼見愚民盜一抔?!妒酚洝じ咦姹炯o》:“吾以布衣提三尺劍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又《張釋之列傳》:“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唐彥謙詩中以“三尺”代劍,以“一抔”代墓土。

       這種代語,有的近于歇后語,古代詩文中時可見到。宋人葉夢得《石林詩話》卷中說唐人唐彥謙的上兩句詩:“雖是著題,然語皆歇后?!粧g’事無兩出,或可略‘土’字;如“三尺”,則‘三尺律’、‘三尺喙’皆可,何獨劍乎?”也就是說,這種割裂古代詞組的做法可能導致理解上的混淆。

      明人孫能傳《剡溪漫筆》卷一說:“詩文用歇后語,亦是一疵,東京魏晉以來多有之……后學相承,遂謂兄弟為‘友于’、子孫為‘貽厥’……皆未免俗。”當然,如果是約定俗成、一看便知、詩中確需使用,以及因節奏、平仄、對仗等的制約,偶爾用用也無妨。

      但總的說,這種代語破壞了語詞的規范性,在詩歌中是不宜提倡的。至于民間流行的歇后語,具有一定的修辭效果,仍有一定生命力,則屬另一問題,不宜與古典詩歌中的這種代語混為一談。

下一講預告:絕句和古風詩的寫法

     詩韻以及唐宋古體詩中,一部分上聲字(全濁聲母者)在現代普通話和多數方言區已讀作去聲,但在詩韻和古體詩中它們仍屬上聲……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