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稱CF2u9 / 待分類1 / 《人民法院報》:車輛掛靠營運中勞動關系的...

分享

   

《人民法院報》:車輛掛靠營運中勞動關系的認定

2015-07-18  昵稱CF2u9
案情

  被告鋒達運輸公司與鄒麗芬于2004年11月24日簽訂車輛掛靠協議書一份,雙方約定:鄒麗芬將浙BT1582號車輛掛靠于鋒達運輸公司,綜合掛靠費每月1079元;車輛和營運證產權歸鄒麗芬,鄒麗芬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服從鋒達運輸公司管理,按期上交各項費用。2007年12月18日,鄒麗芬與周信偉簽訂車輛租賃合同一份,約定:鄒麗芬將浙BT1582號出租車租賃給周信偉營運,租賃期限從2007年12月19日至2008年12月18日;租金每月8300元;租賃期間車輛營運所需的有關費用由鄒麗芬負擔,修理費及其他一切費用由周信偉負擔;周信偉租車期間,不得將車輛轉包他人營運,允許周信偉夜間將車輛轉包他人營運(轉包駕駛員發生的各種事故和責任與鄒麗芬無涉);等等。周信偉租賃該車后,將車輛夜間的營運權轉包給了原告的親屬周建波,周建波每晚支付周信偉100元。被告鋒達運輸公司為周建波辦理了上崗證、從業資格證等證件。2008年2月25日晚,周建波駕駛該車行駛至寧波市鄞州區云龍鎮王夾岙村時,車輛墜入道路北側的河中,周建波溺水死亡。經交警部門認定,周建波負事故的全部責任。事故發生后,鄒麗芬已支付原告52500元(其中42500元系車上人員責任保險賠款)。

  原告張曉芬(系周建波家屬)等五人訴稱,原告的親屬周建波進被告單位從事出租車駕駛,雙方雖未簽訂勞動合同,但形成事實勞動關系。周建波因工死亡,被告不予補償,原告向寧波市鄞州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要求確認周建波與被告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系,該委于2008年11月25日裁定駁回了原告的仲裁請求,原告對此不服,提起訴訟,請求判決確認被告與周建波存在事實勞動關系。

  被告鋒達運輸公司答辯稱,浙BT1582號出租車系鄒麗芬掛靠在被告處,鄒麗芬向被告繳納掛靠費,車輛實際由鄒麗芬負責運輸、經營。2007年12月18日鄒麗芬將車輛租賃給周信偉,周信偉又將晚上的營運權包給了周建波,周建波的收入是其每晚的營運所得,并不是被告支付其工資。在這個掛靠及承租的過程中,被告單位不向車輛的駕駛員繳納社會保險,也不提供任何法律上的福利待遇,因此雙方不存在事實勞動關系,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裁判

  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確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主要應從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是否存在勞動法上的隸屬關系予以考量。本案中,周建波向周信偉承包了浙BT1582號出租車后,周建波就擁有了該車的夜間營運權,被告出于行業管理的需要為周建波辦理上崗證、從業資格證,但在實際營運過程中盈利或虧損的風險由周建波自己承擔,與被告無關;周建波每晚的工作時間、工作量由其自己控制,并不受被告的安排、約束,其也無需向被告匯報工作成果、工作業績;周建波每晚的營運收入無需上繳被告,周建波只需向周信偉支付100元/天的承包費,剩余的營運收入均歸其所有,其營運收入的多少與被告無關,被告也不向其發放工資或其他報酬,不為其繳納養老保險,被告對周建波在勞動報酬方面沒有任何義務。以上可見周建波與被告之間不存在勞動法上的人身、財產隸屬關系,故周建波與被告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被告為原告提供上崗證、從業資格證等證件,是出于對出租車運輸公司及駕駛員行政管理的需要,是出租車行業的特殊性決定的,這些證件只能證明周建波駕駛的出租車屬于被告以及周建波從事出租車駕駛經過相關部門的審批的事實,但不能據此證明周建波與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張曉芬、周瀅、周錕、周生來、宣后利要求確認周建波與被告寧波鋒達運輸有限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原被告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評析

  一、“勞動關系”的認定標準

  雖然《勞動法》等許多法律法規均使用了“勞動關系”這一術語,但是,什么是勞動關系,法律上的界定并不明確?!秳趧臃ā返?6條規定:“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勞動合同?!彼?,過去勞動合同被認為是勞動關系的法定形式,也是確認勞動關系的必要條件。但實踐中經常有用工單位故意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借此來規避其應盡的勞動法義務。為填補這一漏洞,2005年勞動和社會保障部下發了《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該通知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系成立: (一) 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 (二) 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 (三) 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边@種符合勞動關系實質要件,但未簽訂勞動合同的,被稱之為“事實勞動關系”。

  《勞動合同法(草案)》曾試圖對“勞動關系”做出界定,該草案第3條規定:“本法所稱勞動關系,是指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為其成員,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的管理下提供有報酬的勞動而產生的權利義務關系?!钡?,正式頒布的《勞動合同法》最終刪除了這一條款,并不再將勞動合同作為勞動關系建立的唯一表現形式,而是僅作為書面證據,勞動關系建立以“實際用工”為判斷標準。

  “從屬性”是勞動關系的最大特色。從屬性包括人格上、經濟上和組織上的從屬性?!叭烁駨膶傩浴敝饕莿趧诱呦蛴萌藛挝惶峁﹦趧訒r,將其人身在一定限度內交給了用人單位?!敖洕鷱膶傩浴北憩F在勞動者通過勞動換取生活資料,體現出勞動力與勞動報酬的交換關系?!敖M織從屬性”是指勞動關系建立之后解除之前,勞動者始終作為用人單位組織中的一員而存在,受用工單位的指揮與控制。

  “從屬性”是考量是否屬于實際用工以及是否構成勞動關系的根本標準。從屬性可以通過某些特定的形式外化,一般來說,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直接支付報酬;勞動者付出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用人單位發放“工作證”或“服務證”等身份證件,允許勞動者以用人單位員工的名義工作;勞動者實際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約束,則雙方構成勞動關系。

  二、掛靠營運各方關系分析

  市場需求的靈活性和勞動者自主擇業的多樣性,產生了形式多樣的用工形式,如勞務派遣、兼職、非全日制用工、承包經營、臨時工等,在這些形式下,“從屬性”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使勞動關系的認定變得非常復雜。本案掛靠營運的車輛經過租賃、轉包等多層法律關系之后,實際駕駛員與掛靠公司能否形成“勞動關系”呢?在回答這一問題之前,我們先來分析掛靠營運各方之間的關系。

  機動車掛靠營運是我國普遍存在的經營方式,法律對此并沒有明確定義,一般指個人或者合伙出資購買機動車,經具有運輸經營資質的運輸企業同意將車輛登記在該企業名下,以該企業的名義從事運輸經營的行為。其中,出資人稱為掛靠人,運輸企業稱為被掛靠人。

  在通常情況下,掛靠人作為營運車輛擁有者并不直接從事運輸經營活動,而是另外雇請駕駛員,或者將車輛通過租賃、承包等方式,并通過運輸企業為實際駕駛員辦理從業資格證進行運輸經營活動。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是以運輸企業的名義從事運輸經營活動,實際駕駛員從業資格證書上載明的單位是該企業,但實質上他是掛靠人的雇員或者只是與掛靠人存在租賃、承包等關系。

   “掛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中根本沒有對應的法律地位,非但如此,根據法律法規的規定,公民、法人從事運輸經營必須依照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向有關行政機關申請取得運輸經營許可?!吨腥A人民共和國行政許可法》第九條規定:“依法取得的行政許可,除法律法規規定依照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可以轉讓的外,不得轉讓?!边\輸企業與掛靠人通過訂立合同的方式,允許掛靠人以自己名義經營道路運輸業務,實質上是轉讓道路運輸經營許可的行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民事行為無效。但是由于實踐中個人買車后掛靠到具有道路運輸資格的運輸企業現象比較普遍,司法實踐中對于掛靠營運也并非按照無效的民事行為來處理,但各地法院對于掛靠營運下的責任承擔存在著不同的做法,這反映出司法實踐對于“掛靠”營運下各方法律關系認定的差異。

  三、駕駛員與被掛靠人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在2007年12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車輛掛靠其他單位經營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工作中傷亡能否認定為工傷問題的答復》中,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認為:“個人購買的車輛掛靠其他單位且以掛靠單位的名義對外經營的,其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在車輛運營中傷亡的,應當適用《勞動法》和《工傷保險條例》的有關規定認定是否構成工傷?!?/p>

  筆者認為,認定掛靠人聘用的駕駛員與被掛靠人構成“實事勞動關系”的觀點是值得商榷的。因為在掛靠營運模式中,掛靠人出資購買機動車,被掛靠人是機動車在車輛登記管理部門的名義所有人,掛靠人以被掛靠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業務。從外部關系來說,根據《合同法》第49條的規定,掛靠人與被掛靠人形成了表見代理關系,為了保護作為善意第三人的托運人或者乘客的利益,被掛靠人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但從內部關系來說,被掛靠人并不享有機動車占有、使用、收益、處分中的任意一項權能,掛靠人才是實際支配機動車的所有人。雖然被掛靠人收取一定的費用,但這其中僅有部分為管理費,是被掛靠人對掛靠車輛進行管理所得的服務費用,而非營運所產生的收益,其他則為被掛靠人為掛靠人代交的各項稅費,被掛靠人并不參與經營,掛靠人獨立經營、自負盈虧。所以,無論是掛靠人,還是掛靠人聘用的人員,其與被掛靠人只有形式上的從屬性,并沒有實質上的從屬性。

  實際駕駛員與掛靠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會使這種“從屬性”愈加淡化。掛靠人將營運車輛租賃或者承包給實際駕駛員的情形下,對外出租或者承包收取租金或承包費只是所有權收益的一種體現,并非是對機動車營運享有的利益,承租人或者承包人自主控制、支配機動車,并自主享有營運收益。所以,相對掛靠人雇傭駕駛員營運來說,掛靠人出租或者承包營運車輛的,實際駕駛員無論是相對于掛靠人還是被掛靠人,人格上、經濟上和組織上的從屬性都更弱,以至于影響到“勞動關系”的形成。就本案來說,車輛實際營運過程中盈利或虧損的風險由周建波自己承擔,周建波每晚的營運收入無需上繳被告,只需向周信偉支付100元/天的承包費,剩余的營運收入均歸其所有,其營運收入的多少與被告無關,被告也不向其發放工資或其他報酬,不為其繳納養老保險,被告對周建波在勞動報酬方面沒有任何義務,雙方并沒有經濟上的從屬性;周建波每晚的工作時間、工作量由其自己控制,并不受被告的安排、約束,也無需向被告匯報工作成果、工作業績,雙方也沒有人身與組織的從屬性,所以法院認定雙方不構成勞動關系。

第1頁  共1頁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_av中文无码日本亚洲色偷偷_亚洲av在日本av在线